首页 > 综合
【二区久久蜜臀视频】流水账事情还没忘光先写下来
发布日期:2023-06-03 21:53:57
浏览次数:118

流水账(1)

第一章可爱的流水账甜甜(写在前面的话:本文其实是笔者和生命中几个女人的故事,趁着自己不太老,流水账事情还没忘光先写下来,流水账二区久久蜜臀视频所以就随便起了个流水账的流水账名字。肉戏肯定有,流水账但是流水账应该不是那种手枪文吧——裤子已经脱掉,纸巾在键盘边上的流水账朋友烦请另找一篇……另外,排版对我来说很像是流水账做爱后和女生之间的所谓『心灵的交流』……麻烦版主代为排下版吧,谢谢,流水账谢谢。流水账)我和甜甜认识的流水账时候是个夏天。我大二那年的流水账夏天。那时候北京刚开始有私家车,流水账价格高到离谱。流水账那时候一辆夏利十万,流水账捷达好像要十八万——时间太长了,我只是记得大概是这个数。作为普通老百姓家庭肯定是买不起车啦,但是我电话我高瞻远瞩的老妈时,她跟我说:好歹也是门手艺,毕业了也能写进简历里——我妈好像自从我上了大学就开始发愁我毕业了能干吗。于是结论就是:学费两千不到,学吧。那时候驾校都是在很远的郊区,要从德胜门坐个四处乱响的破大公共汽车(号称是驾校班车)坐大概一个多小时。现在想想,我和小甜的初次见面简直俗到50年代的老电影里去了:我坐在一个双人座位不靠窗的位子上,看着我的小说。这时候耳边传来一个嫩嫩的女声:你好,你边上有人吗?——即使是15年后的今天,我俩通电话的时候35岁的她的声音依然是嫩嫩的……我抬起头,视线由下而上扫过一双白色网球鞋,碎花的连衣裙,一张娃娃脸和同样喜感的娃娃头。一看就是邻家的乖乖女。我那时候正是桀骜不驯的少年(20岁,也许青年?),连哼都懒得哼一声,简单的把书包从邻座抱进自己的怀里,然后低下头继续看我的书。我有个毛病,脸盲,见过一两面的人根本记不住叫什么,于是自己也逐渐放弃了,和陌生人打招唿冷漠的要死——因为根本记不住啊,下一次见面还是『人生若只初见』……我只是感觉到她的裙子蹭过我的腿,然后公交车椅垫一忽悠,应该是她坐在了我的身边。坐了没几分钟,一把女式的折扇带着一股檀香唰啦一声打开,我的书页也随着飘摇起来。我带着被人打扰的烦闷斜着眼看着她。她在我的身边,嘴里哼哼着我不知道的歌,左手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汗,右手好像抽筋一样飞快的摇着那把扇子。太阳照在她的脸上,面颊和唇上细微的绒毛被阳光映成了金色。这时她也注意到了我在看她,也斜过眼睛上下打量着我。估计是我人畜无害的样子让她比较放心吧,或者是我挂着a大的纯棉T恤好歹也算是个正经人的标志。她冲我笑了笑,眼睛弯成两个月牙,说道:a大?我点点头。「我是b大的哪,哎呀?你在看英语啊?呃?专四教材?你学英语的吧?我也学外语的,不过我是学日语的……bla,bla……」。旁边有这么个大喜鹊,书是看不成了。我合上书跟她有一搭无一搭的聊起天来。她介绍自己叫甜甜,b大,和我一样是大二的学生,学日语的。我也被动的向这位居委会大妈预备役人员介绍了我自己:老王,a大,大二。接着又被迫交待了自己的手机号——理由是学车时,如果谁去不了可以替请假。早年间学车绝对是卖方市场,不能自主约时间,而是每周固定的两个课时,比如周三和周五的下午,一起学车的四个人还要凑钱给教练买香烟,每次上车前还要给师傅打水……聊着聊着,二区久久蜜臀视频班车也到了。我们随着人流下车,再见——我真的以为是再见,所以连记住她的长相都没努力一下,只记住了有个圆圆脸带着点婴儿肥的女生跟我换了个手机号,可以互相代请假,电话号码记在了我英语课本的扉页里……
又学了几次车,但是都没有再遇到她。直到有一天在驾校的时候,结束了下午的课时,轮到我去给师傅把水打满……我拎着暖壶从车场走近水房的时候要路过停车场,太阳已经下山了,但天还很亮。停车场上只有我一个人往水房的方向去了。突然有人在我身边喊了一句「你混蛋!」,吓得我差点把暖壶扔在地上。我了个擦,我拎着暖壶四下看去,停车场里空无一人——见鬼了吗……我正纳闷的时候,女人的哭声从边上停着的大货车中间传了过来。我叼着烟,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往哭声处走去,想看看是谁吓了我一跳。走到正对着的地方才看清,是个女孩刚才站在两辆教练用的货车中间呜呜的哭着,手里捏着电话——那一声应该是冲电话里吼的。看来是故意躲在这里,应该是找了个私密的地方在说私密的事情或者就是哭的样子不想让人看见吧。我拎着暖壶刚要走,就听见耳边传来哽咽的叫声:「老王?」——擦!居然认识我?我回过身,看着眼前的女孩儿,脑子空转了一秒,然后用我最常说的想不起别人是谁的破尴尬专用打招唿方式说道:「啊……内谁,诶,你怎么在这儿……」。「我……呜呜……我男朋友跟我……呜呜……分……分手了」。甜甜哇的一声哭的更洪亮了,我没心没肺的觉得她当初要是去学声乐肯定有发展,学日语真是糟蹋了啊。教练场的水房和厕所是挨着的,这时候晚上六点下课的那拨学员正远远的往这边走了过来。场面越来越尴尬了,我和她这样儿,被人看到肯定是我欺负她了呗。我只好劝她说道:「回城的班车快开了,有什么事儿先回去再说吧?」。我的大脑终于反应过来了,b大,和我同届的女孩儿,甜甜——自豪和成就感瞬间充斥全身。她点点头,抽抽搭搭的跟在我的身后。我回去的时候拎着满满一暖壶开水,身边还多了一个像可怜的小猫一样的抽涕着的女生……我记得回去的班车上她坐在我旁边,用完了她自己那半包还有我的一包纸巾……班车回到马甸的时候我俩都下了车,因为学校都在海淀,需要在马甸换乘。她站在我身边,怯怯的问我,老王你能送我回学校吗?我考虑了一下儿b大到a大的距离,叹了口气,跟着她上了回b大的公交车。到了b大百年老店校门的时候,我跟甜甜说:好啦,回去睡一觉,醒来就好了。——虽然听上去苍白无力,但好歹已经是我压箱子底的安慰别人的话了啊,我在这方面的初始技能点大概不超过2点,而且二十年的打怪升级在这上面从来没涨过经验。我正转身要走,甜甜却冲我说道:「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我请你吃饭吧,我们食堂煲仔饭不错」——妹子似乎已经脱离了分手魔法导致的精神濒死状态了……b大食堂煲仔饭,那是无法拒绝的理由啊。我跟着甜甜走在b大的校园里,一路无语,只有旁人聊天的声音和蟋蟀的叽喳声做着背景音。事实证明,b大的煲仔饭确实好吃,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甜甜吃下去满满一份,而我才吃了多半份而已——作为一个1米8,126/7斤的竹竿男来说,我已经吃的够多的了。平时在学校我每顿也不过就是两个半份的菜加二两米饭而已。「八戒,记得给师傅留一口……」,我忍不住打趣道。「讨厌~」,甜甜用哭的水汪汪的眼睛瞄了我一眼,「我心情一不好就大吃大喝的饭量狂涨」。「呃……那心情好的时候也会胡吃海塞庆祝,对吧……」。桌子对面飘过来一对白眼。「诶,你不吃啦?那剩下的腊肠给我吧……」。我继续石化无语。俩人吃完东西,我习惯性的买了单——作为一个老派书呆子男,我还是从无数小说中获取了足够的绅士风度技能点。把甜甜送回女生楼,我走出校门,但一颗心早就回到了我宿舍电脑里的Koei《苍狼白鹿》上面……接下来的一两周无非就是上课,下课,苍狼白鹿,bla,bla的。直到某一天,我正跟电脑搏斗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考虑到时差,应该不是我爹妈。我不耐烦的抄起电话,刚说了一声喂,电话那边就传来一阵机关枪一样的女声:「喂,你在那个楼?我到你们学校来玩儿啦,找我一个高中同学。刚散,你跟哪儿哪?出来吧,我请你吃饭啊。」。「噢,我在男生二号楼,就在主楼往东边靠北走不远」,我一边回答着,一边努力在脑海里试图把声音的主人过滤出来,「你在哪儿?要不还是我去找你吧,我对学校里肯定比你熟」。「好吧,我就在女生二号楼车棚这儿」。我都快走到女生楼前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声音,是甜甜。她就站在女生楼前车棚的树荫下面,一如既往的拿着小手绢在脸上扇着风。甜甜先开始告诉我她一米六二,但后来我把她在我床上捋直了,然后拿皮尺一点点量的时候,我发现她只有一米五九,反正肯定不到一米六——觉对『净』身高……她恒久的徘徊在100零两三斤的体重上,永远比她的理想体重多十五斤。总之哪,是个有点儿小肉肉的女孩。再加上一张略有婴儿肥的脸,看着也就勉强高中一二年级的样子。因为人比较丰满,所以她总是很怕热。她远远的看见我,就冲我挥手打着招唿。「来玩儿的?你同学是哪个系的?」,我问道。她告诉了我一下人名,但我没一点印象。anyway,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俩又跑出去吃了顿北京话叫『横的』,好像是Friday餐厅的猪肋排?第二次她来找我的时候,吃完晚饭她又说要去迪厅,那时候北京有个叫杰杰的迪厅特火,在学院路附近,那天她刷新了我这辈子的三个第一次:第一次进迪厅,第一次知道迪厅里有卖酒的,第一次知道迪厅里的酒这么贵……我记得好像是把我打工一礼拜的钱都花出去了……不过令我自豪的是,我充分发挥了一个书虫男应有的优良品质,在迪厅里跳的像火刑架上的异教徒一样扭的惨不忍睹,据甜甜说,我跳舞的样子就像『喷了农药的毛毛虫一样跟那儿歪七扭八的倒腾』十二点,迪厅高潮时刻的音乐high起来的时候,甜甜趴在我耳边冲我嚷嚷着:「这下惨了,宿舍肯定是被管理员锁了。我回不去啦!」。我努力让泡在啤酒里的脑袋开始工作:「那你回家去?」。「你想让我被我妈烦死吗?」,甜甜冲着我的耳朵继续嚷嚷道,「你知道我要这点儿回家,他们能数落我一学期!」。「那……要不去我宿舍忍一宿?有富余空床」。「好吧,好吧」。我们宿舍是六个北京男孩,因为都是本地的,所以其实有俩哥们儿是走读的,还有俩是否住宿看心情。只有我和另外一哥们儿是常住人口——许那厮带着妹子回去一起做『宿舍用钢管上下铺金属抗疲劳强度压力测试』打扰我玩游戏,那我偶尔带个外人回来住一宿应该不算啥大事吧……男生宿舍就是管的松的多,我带着甜甜熘过宿舍门卫上了楼,做贼一样悄悄打开宿舍门锁进了屋。用手机屏幕那点亮光照了照,我边上下铺没人,我压低了嗓音跟甜甜吩咐道:「睡这儿吧,这儿没人,反正就五六个小时的事儿」。她看了一眼那床位,点点头,坐在了床上。我拿起自己的毛巾和香皂,又熘到厕所去冲了个凉,进屋躺在下铺自己的床上。正迷迷煳煳的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有人钻到了我床铺里面。我吓得一下儿就睁开了眼睛,月光下,和我正对视着的是甜甜那双漂亮的眼睛!接着,她的胳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好像慢动作一样,我看着她圆圆的眼睛随着嘴角的浅笑慢慢的变成了月牙的形状,然后又慢慢的闭上。她的另一只胳膊贴着我的脖子插进了我脑袋和枕头之间,我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她的嘴唇慢慢的吻在了我的唇上,温热的气息打在我的脸上,我的嘴里想必也和她一样,满是酒味吧?「干吗不睡那张床上?」。「老王,我喜欢你~~~」。答非所问的两句话显得好像周星驰的大话西游电影一样。虽然我本质上是个不主动不负责不拒绝的三不男,而且我好像那根筋还没搭上,谈过两次恋爱终于都败在了我电脑游戏的手里——其实就是哄女生好烦啊,即使考虑到能跟女友xxoo,但那还得加倍的哄,甚至于要默默承受陪逛街的酷刑折磨……但这种美食送餐上门到床边的服务绝对是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我的胳膊抱在了她的后背上,轻轻咬着她的下唇。甜甜的下唇比上唇略丰满,所以老是一副无意识卖萌的样子。我感觉到她的嘴慢慢的分开,她的舌头试探的舔了舔我的嘴唇,我回应的也舔了她的嘴唇一下。我看见她闭着的眼睛又俏皮的弯成了月牙的形状。接着,她湿湿的小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们就那么脸对着脸,紧紧的抱着,时睡时醒的接着吻直到天光开始放亮,那时候应该是快五点了吧。我被尿憋醒的时候,甜甜正窝在我的臂弯里侧卧着。我的左胳膊早就压麻了。我试了试想把胳膊抻出来,未果,干脆拉倒吧。我的右手搭在她后背上,半梦半醒间,手指好像顺着笛声指引的眼镜蛇一样伸进她连衣裙后背那排扣子里面。接着又无师自通的解开了两三个扣子——事实证明,米达斯之手能把接触到的物体变成黄金,而我的右手解开bra的速度和米达斯之手一样神奇。但我俩侧卧着抱着的姿势,让我的魔爪抓住她的小肉包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0。于是魔爪从连衣裙后背那儿退了出来,一路向下,穿过连衣裙的下摆,直接按在了她的小屁屁上——人不可貌相啊,90年代,穿蕾丝花边的小裤裤,呵呵。甜甜被我的小动作弄醒了,但却没睁开眼睛,只是哼哼着在我耳边嘟囔着:「讨厌,让我再睡一会儿……」。我的手就放在她屁屁上,俩人又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次,是我被弄醒了:有人正攥着我晨勃的小兄弟,一下一下的揪着玩呐。我睁开眼睛,看到怀里的甜甜正低着头,专心致志的逗弄着我平角裤里的小兄弟。我低头在她脑袋瓜上亲了一下,这么轻微的一个动作却让她吓了一大跳,勐的一抬头,一个完美的头锤砸在我下巴上……一双细密的小牙咬在我的耳垂上迅速让我脱离了晨起的迷惘状态。「今天起我就是你女朋友了啊,你都睡过人家了……」「喂喂,等一下,是你自己半夜爬上来的好吗?你以为这大热天的,俩人挤得一身臭汗的我很舒服吗?」小弟弟瞬间传来好像要被掐扁的感觉,我甚至都感觉到了血液在血管里停止了流动……「好吧,好吧,你是我女朋友……」「哼!你都没亲我一下!」「拜托你先擦擦眼屎我再亲行吗?再说我还都没有刷牙……」一只肉乎乎的小手伸到甜甜自己的内眼角捻了两下,「你骗人,哪儿有眼屎……算了,不要你亲了,嘴巴臭臭的。」甜甜的眼睛又变成了弯弯的小笑眼,我一看见她这胖胖的小狐狸样就知道这家伙肯定又「」在琢磨什么坏主意,「不亲人家也行啦,让我看看」。「看什么?」——小兄弟再次被攥,血管里的血瞬间冲回动脉,回到心房,接着被泵到脑袋里。随着脑供氧量的提升,我也明白过来她要看哪里了……
「在这儿?」。虽然没说话,但我脸前面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刘胡兰就义以前坚毅的表情……「好吧……」,我把右手从她屁屁上挪开,恋恋不舍的钻出了她的连衣裙,然后拉开自己内裤的松紧带,却马上松手让她只能瞟了一眼。「讨厌。还没看到哪……」,我怀里的小魔女干脆自己动手,拉开了我短裤的松紧带,低下头仔细的『鉴赏』起来。等她抬起头看着我的脸的时候,我非但没在这家伙脸上看到传说中少女羞涩的表情,反而是一脸神神秘秘无比兴奋的样子……「嘿嘿嘿,比我的手都长……」,她伸出一只小手,五指并拢,在我眼前比划着,「怎么那么大呀?还那么黑。」。「嗯?偷看过男生澡堂?」「讨厌,人家才没有哪。」「那你怎么说『怎么那么大』?明显的是有比较嘛」。「我表哥的带着儿子来我家时候,我帮嫂子给我小侄子换过尿不湿」,肉肉的小手从五指并拢的状态变成了拇指和食指分开大概两三厘米的样子,「大概这么大,白白的……」。我彻底无语了,右手迅速顺着她裙子前面一路向上,爬到了小肉包上面:「你别告诉我你生下来这儿就这么大吧……」。说着话,我手也没闲着,叉开手指把她肉包上的小肉豆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轻轻的用着力,甜甜的乳头像破土而出的嫩芽一样把我的手指向两边分开,飞快的在我指间膨胀起来。她的嘴唇轻轻的分开,轻轻的一声呻吟像小猫的唿噜声,然后用慵懒柔腻的嗓音说道:「坏人~~人家那里可敏感了……」。一只小手伸进了我的短裤里,暖暖的小手握住了我的小兄弟。我轻吻住她的唇,翻过身把她压在我的身下,顺便把早就麻了的左胳膊抽出来一半,环在她脖子下面,抱住她。俩人就这么一上一下的接着吻,说着情话。我觉得自己的小腹和睾丸都开始隐隐作痛的时候,楼道里已经开始有人起床洗漱和行动了。我使劲亲了她一下,咬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说道:「起来吧,我带你去我家」。她轻轻的嗯了一声,我的小弟弟这才脱离了她的魔爪。同宿舍的哥们儿还没醒,我俩蹑手蹑脚的从床上起来,好像做贼心虚一样出了宿舍。楼道里的哥们儿都惊呆了,有人还冲我挤眉弄眼的,臊的甜甜头都抬不起来了。我俩一路冲出学校,在校门口打了辆夏利——那时候北京都是夏利的破出租,三缸发动机,夏天热的时候要是关上窗户开着空调,你下车的时候绝对能感觉到室外温度舒适宜人,不过幸亏是个夏日的早晨,暑热尚未蒸腾。我坐进车里冲师傅说道:「麻烦您,地安门文化部宿舍」——我家,我爸妈是文化部的,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我妈申请外派去某国当个文化参赞,用她的话说,到那个没文化的国家去的主要目的就是去赚外派津贴好攒下来给我将来娶老婆用。可根据他们老两口托其他人带回来的信和信里的照片看,我觉得他们那点儿津贴应该都赞助了该国的旅游行业GDP了……甜甜坐在我身边,抓着我的胳膊,我看的出来,她有点小紧张,于是叉着手指握住她的手和她聊着天,补完各种家庭背景啦,什么的。甜甜跟我家情况差不多,她爸妈是计委的,不是纪委——所谓计划经济委员会,就是后来改叫发改委的前身。她和我一样,高中在西城某个市重点中学,于是交流了几个共同的同学。说起某奇葩同学的糗事越说越high的时候,车到了。我拉着她软绵绵的小手,冲进宿舍小区里,把她拉进了我家。连鞋也没换,我就在客厅里从后面抱住了甜甜。继续用嘴攻击着她的耳垂和脖子。当她整个人都开始变得软绵绵的时候,她却一下儿转过身搂住了我,什么话都没说,就是紧紧的抱着我。我吻了她的小脑瓜一下,本来打算把她拉到我床上去的,却突然改了主意——我俩在迪厅狂蹦了一晚上,又躺在一个单人铺位里窝了一宿,身上早都快馊了……「我去放水洗个澡,你去翻翻冰箱,看看还有啥能吃的找点儿」。她嗯了一声,乖乖的到冰箱里去翻东西,我跑进厕所,打开水龙头哗哗的放着洗澡水,顺便把满是汗馊味儿的T恤扔进洗衣机。等我裸着上半身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甜甜正捧着半袋儿曼可顿切片面包啃的正欢——我实在是没忍心告诉她,那估计是上上个周末我跟Koei鏖战了一天时候吃剩下的。我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冲她说道:「水放好了,跟我来吧,待会儿再吃。」。「呃……要不算了吧,我就是来你家看看,你家挺干净的,我待会儿还有课,我吃点儿东西就回学校上课,我还不脏,真的,上完课再去洗澡……」,我看着她在嘴里把面包捣鼓到一边儿的腮帮子里,像开机关枪一样语无伦次的像被吓着了的松鼠一样好玩。我夸张的跑到单元门口,啪的一声把门反锁上,嘿嘿坏笑着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说道:「喜儿~今天你是跑不了啦~灭哈哈哈……」——我知道她肯定是又想又有点害怕,干脆锁上门,给一个能勉强说服她自己的借口。甜甜半推半就的被我拉进了浴室。我脸对脸把她抱在自己怀里,一边吻着她的脖子一边把她连衣裙的扣子都解开,像剥蚕豆一样,把她从连衣裙里褪了出来。小丫头白白的,身上有点儿肉肉,不是那种肥肉,就是整个儿人都比较丰满的感觉。不像我,她抱着我,手指正好在我身侧,一根一根的数着我的肋骨……诶?白色的文胸和蕾丝边小内裤居然还是一套嘛。我的黄金右手再次出师,文胸的扣子解开了,但她紧紧的贴在我怀里,紧张的一动不动。我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往下亲到锁骨,然后耍赖似的用下巴拱开了她的文胸,让那对小肉包顶在了我的面颊上。我这才发现,虽然不是山东大馒头,但也不是小肉包嘛,目测薄文胸的b+或者加个衬垫的c也能穿上。甜甜的乳头小小的,粉粉嫩嫩,就差在肉包上写上『咬这儿』,然后再画上个指示性的箭头了。我肆意把玩了一会儿她的那对大白兔,然后蹲了下来,把头埋进她乳沟里左右左右的蹭着。估计是被蹭到痒痒了,我听见她咯咯的笑着说道:「小时候肯定是没吃够吧?哈哈哈」。我的手贴着她的腰继续往下剥着,等双手拉住她内裤的皮筋时,估计她又紧张了,用手死死的攥着小裤裤,不让我脱。「别闹,乖,待会儿也让你脱我的,省的你老说没看仔细……」——这句话说完,我俩都乐了。她也不再拦住我的手,顺顺利利的被我脱了个小光猪。我一口亲在了她的阴阜上然后站了起来说道:「行啦,该你啦」。「哼,小样儿」,甜甜瞥了我一眼,羞涩的一只胳膊横在胸前,只用一只手轮流的往下拽着,把我短裤拉了下去。小兄弟蹦出来的时候,我看着她惊讶的连眼睛好像都突然睁大了一圈。「天哪,这么大……放的进去吗……」,甜甜自言自语道。我一边得瑟着把短裤从脚面上甩下来,一边坏笑着调笑道:「放不放的进去,待会儿还不就知道了?诶?话说,刚才是谁呀还说着要回学校洗澡,原来早就琢磨着放进去的事儿了啊?」。「讨厌讨厌讨厌~~」,无数粉拳落在我身上。自家小兄弟自家知道,闲逼的时候甚至也皮尺量过,没那么夸张,16厘米不到而已。学校公共浴室里也不过就是中等偏上的成绩,偶尔因为人多去留学生浴室洗澡的时候要不是有我们一衣带水的好邻居垫底儿,我完败欧美、非拉和中东代表队……我先钻进花洒下面,飞快的洗完头然后在身上打上沐浴液,连冲都没冲就把甜甜拉了进来。我让她待在花洒下面把头发冲湿,在手里挤好洗发水二合一,然后跟她说:「闭上眼睛」。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发间,轻柔的按摩着她的头发。小姑娘闭着眼睛,一副爽到了的表情,叽叽咯咯的笑着说:「小王砸,伺候的不错嘛」。「别臭美啦」,我手里不停,嘴里也不闲着,「没见过全聚德的大师傅做烤鸭前也都亲手拔毛儿吗?一个道理……」。她闭着眼,小手摩挲到了我身上,也不管是什么地方,揪起指甲盖儿那么大一块儿皮肉然后旋转了接近120度角,疼的我丝丝的抽着凉气。我抱着她,身体在她身上蹭来蹭去的吃着豆腐,还美其名曰:替你打沐浴露哪……等冲的时候,我先大概把她身上的沐浴露都冲掉,然后让她后背靠在我身上,用一只手抓着花洒冲着她耻骨的部位,另一只手先是五指合拢轻轻的按摩过她的小穴,反复几次,然后再比划一个倒着的V字手势,用两根手指撑开她的阴唇,让花洒的水喷在她的阴道口和阴蒂上。甜甜几乎马上就呻吟起来,一只手攥着我抓着花洒的胳膊,另一只手反过来向后抱住我的脖子,我知道她腿肯定都软了,要不是有我支撑着她,我估计她能一屁股坐在浴室地上。冲了大概十几二十秒,我知道她扛不住了,因为她的腿都开始哆嗦起来了。我转动手腕,让花洒的水稍微往后喷一点,另一只手也插进我俩身体中间,借着水力用手指替她冲一下小屁股。出乎我意料的是,连小穴都让我把玩的甜甜似乎屁穴耻度很高的说,一下儿就推开了我的手,然后从我手里抢过花洒,慌慌张张的跟我说道:「我自己,我自己……」。夏天,也没吃早餐,浴室里又热——等我关上花洒的时候,俩人好像都成了软脚虾,只剩下我小弟弟性趣盎然挺胸抬头的。「喂,老王,给我找件衣服啊」,甜甜擦干了自己后一边拿浴巾给我擦着背一边说道。「还穿什么穿~~上炕!上炕!」,我没等她擦完就猴急猴急的把甜甜拉到了我的大床上——我长期睡着一张双人床,床上靠墙的里面堆着我的书,俄罗斯方块掌机,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我俩又是一上一下的躺在床上了,比宿舍舒服的多的是我那屋的空调窗机嗡嗡的响着。甜甜在我身下,左支右绌的闪躲着我对她那对胸器发起的攻击,殊不知我双腿之间的那条独眼狼早就迫不及待了。我兴冲冲的刚想一杆进洞,甜甜却用手挡住小穴洞口,略带严肃的问我:「老王,你会好好爱我的,对吧?」——这时候别说赌咒发誓的说爱了,就是让我长安街裸奔也是一口答应,日后再说啊。「那必须的!」,我用嘴堵上她的嘴,把她后面的话变成一阵呜呜的声音小弟弟略微往前,推开她股间的嫩肉,谁知道刚略一用力,甜甜就在那儿大声唿痛。诶?处?我停下来,看着她的眼睛问道:「第一次?」。甜甜羞涩的点点头。我俯下身,又亲了她一下说道:「我轻轻的……」。长驱直入看来是不成了,我改变策略,从甜甜身上爬了起来,跪在她两腿之间。一只手扶着她的胯,一只手扶着小弟弟在桃园洞口外面摩擦起来。直到她的淫水沽沽而出,把我的肉棒刷上了一层滑滑的爱液。龟头上更显得锃光瓦亮的。我扶着小弟弟,用龟头反复的蹭着她的阴蒂,直到我感觉到她的大腿开始战抖起来,抬头看看甜甜,她的眼光朦胧迷茫,眼睛里也像蒙上了一层水雾。她不再紧张的抱着自己的胸,而是用一只手抓着身下的床单,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上,嘴里也开始呢喃起来时机刚刚好,我把她两条腿盘在我后腰上,用龟头对准洞口,慢慢的向前试探着进入她的身体。甜甜的小穴里早就湿的不像样子了,但我小弟弟传来的感觉却好像是要把一根木楔钉进岩石里一样。龟头消失在她阴道口里,但却没法深入半分。甜甜躺在床上皱着眉头忍着下身的痛感。我俩就那么可笑的僵在了那个体位上。小姑娘用小屁股拱着床,一下儿一下儿的往床头的方向挪着,嘴里还说着「不玩了,不玩了,疼的人家都受不了了哪」。「一下下就好了」,这时候哪儿还容得她逃跑啊,我把拇指放进自己嘴里含了一下,让上面沾满口水,然后用拇指放在她阴蒂上研磨起来,连十秒钟都不到就把她制服了。我看着甜甜说道:「长痛不如短痛,我保证,就疼一下儿,好不好?」。没经验的小姑娘再一次被哄住了:「那你快点啊,就一下儿啊?你保证!」。我点点头,趁她没防备一下儿放松了身体往她身上趴了下去,体位的变化让我的阳具一下儿贯穿了她。一趴在她身上,我就赶紧抱住了甜甜,看着她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像在拼命的叫喊但却没发出声音,她的胳膊和腿一下儿就缠在了我的身体上,我感觉她的指甲都抠进我的肉里去了。我就那么看着她屏着唿吸张大着嘴,足足过了大概两三秒钟,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姑娘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使劲搂着我,一边吸着凉气一边跟我说:「太疼了,跟书里写的一点都不一样……」。我也感觉太疼了——小弟弟在她初经人事的阴道里好像快要被夹断了一样,而且,烫的我的那根肉肠好像快要化了似的。我俩就那么抱在一起又过了大概三五分钟,每次我稍微动动身体,甜甜就在我身下嗷嗷的叫疼。我听着她在我耳边各种乱喊:「臭老王,拿小鸡鸡捅人家尿尿的地方,以后要是尿不出尿怎么办……妈妈呀……一点都不舒服……我要回家……」。我感觉自己脸上都出黑线了。我吻住她的唇,两只手像揉面一样揉捏着她那对白馒头。慢慢的开始耸动起来,她的阴道里也开始分泌出越来越多的爱液。艰涩难行的路慢慢的好走起来但愈发泥泞。我大概抽插了百余下就射在了她身体里。但当我试着拔出来的时候,甜甜还是疼的不行,就只好先那么抱着待着,等软了再说。实话实说,我俩第一回做爱真的是乏善可陈。好多h文里写的女孩刚被开苞就变得好像淫女附身了一样的事,在我开发的两个处女身上都没发生。我个人感觉h文里的场景恐怕也跟所谓的「大屌穿过宫颈」的描写是一样的,都是未经人事的菜鸟想当然写出来的吧——当然了,采样率不足30而且没有t/f校验和r方数据让我的观点也不能说明什么……等我们的身体终于分开的时候,我却发现甜甜的下身并没有见红,这让我惊讶了一下儿。不过一来我确实没有处女情节,二来原来在某本书上看过,有些女孩因为青春期剧烈活动会导致处女膜破裂,所以也就一笑置之了。之前非常急色,现在人闲马适的,于是仔细的看着甜甜的身体。像我前面说的,甜甜身材略显丰腴但并不胖,有点肉肉也都长在脸上了。就是传说中的要胖先胖脸,要瘦先瘦胸那种吧。小姑娘白白的,乳头和下体都是未经人事的粉红色,但脖子和胳膊可能是因为夏天学车的缘故,都晒黑了。要说有什么瑕疵,她还真不是那种模特身材,上身好像倒比下身长些。正日后看美人的时候,甜甜也活过来了,用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体,冲我说道:「卫生纸,卫生纸!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我看着她用手指先是在自己下身蘸了蘸,然后拿到眼前仔细的看了看,还闻了闻。然后皱着小眉头跟我说:「什么呀,腥腥的……」。「呃,那是精液的味道……」「什么?_?你射在我里面了!」,甜甜一下儿就惊呆了,但还是不忘把手放在下身处堵着不让精液流到床单上——真可爱……「怎么办啊!我不会怀孕吧?我妈知道了非杀了我不可,学校要知道了怎么办,我要是肚子大了还怎么上学啊~啊~啊啊啊」,小姑娘彻底抓狂了,语速又变得像机关枪一样了。「没那么严重啦,待会儿出去时候去买一盒紧急避孕药吧」,我安慰着说道「诶?有那东西?管用吗,能?」。「应该管用吧……」「应该?我杀了你,臭老王!」,无数粉拳继续敲在我身上。「好啦,好啦,第一回,感觉怎么样?」,转移话题是我的强项。「什么怎么样啊,疼疼的,涨涨的,一点都不像书上写的那么好」。「你能告诉我,你看的都是些什么书吗……」「讨厌~」,凌空飘来一对白眼,「说起来,你倒是知道的够多的啊……说,之前跟几个女生有过?」——转移话题看来也是她强项……「a大嘛,女生多男生少,像我这么优秀,肯定是万千少女心向往之的目标。」,
上一篇:穿着裸体围裙的女儿
下一篇:妻子穿着丝袜被别的男人搞
相关文章